亚游集团手机客户端

东北园林“一哥”:实控人隐身幕后,4.2亿短债压顶 | 穿透IPO㊷

640.webp.jpg


乐居财经 胡益健 发自长春

中邦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邦园林”)再向港股IPO发起冲击。4月24日,中邦园林再递表,就在前一天,其于2019年10月23日首次递交的招股书失效。

该份招股书的报告期更新至2019年12月31日,相较于此前截至2019年6月末的财务,该份招股书显得“好看”很多。

2008年,为迎合东北三省园林绿化业务快速上升的需求,中邦园林于吉林长春成立。招股书显示,中邦园林的主营业务分为三部分:园林、生态修复及其他业务,而其他业务则包含市政建设项目的勘察、测量、设计及技术咨询。截至2019年末,其业务范围覆盖国内13个省级地区,包括吉林、北京、天津、内蒙古和新疆。

作为两大主营业务,2019年园林业务和生态修复在中邦园林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9%及44.9%。

640.png


根据灼识咨询的报告,按2018年的收入来算,中邦园林在东北三省注册登记的生态修复行业公司中排名第一及园林行业公司中排名第二,市场份额分别为1.2%和5.4%。
 
实控人赵红雨夫妇
 
在港交所拟排队上市之前,中邦园林曾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不过,在挂牌期间其却坐足“冷板凳”,至2017年11月从新三板摘牌前,其股票没有交易量。摘牌之后,中邦园林启动赴港上市计划,进行一系列的重组动作。

重组前,在中邦园林的股权结构中,中庆投资持股90.18%,中邦园林董事长刘海涛持股5.52%,其他股东持股2.28%。而中庆投资的实控人为赵红雨及其配偶孙举庆,其中赵红雨为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5%,二人共拥有中庆投资62%的股份,孙举庆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赵红雨为董事。

重组之后,中邦园林由中庆国际、中邦国际及永得集团分别持股87.36%、7.64%及5%。中庆国际、中邦国际均于2019年2月18日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后者为中邦园林的员工股份奖励平台,刘海涛占股60.11%。最大控股股东中庆国际的实控人仍为赵红雨夫妇,两人持股比例为62%。

640.webp (1).jpg


在中邦园林的董事会结构中,实控人赵红雨及孙举庆并没有任职董事长,赵红雨为党委书记,孙举庆任非执行董事。这种人事安排并不多见。
 
4.2亿短债压顶
 
对于中邦园林而言,赴港IPO或许是一趟“救命”之行。

园林行业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对企业的资金要求较高,园林企业普遍存在现金流紧张的情况。在招股书中,中邦园林表示,此次IPO所募集的资金将有一部分用于在北京、上海及重庆成立地区设计办事处,包括租用办公场所、购买办公用品和设备及招聘人员的开支。

这并非是中邦园林首次通过融资来解决销售开支;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其曾两次通过融资解决员工工资和五险一金,一定程度也说明了中邦园林现金流紧张。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中邦园林的收益分别为6.55亿元、8.09亿元、8.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03.1万元、7081.3万元、4945.3万元。收益持续增长,但2019年的净利却为近三年最低,乐居财经发现,中邦园林在行政开支、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以及合约资产的减值亏损方面的增长较大,分别较2018年增长了31.5%及130.4%。

640.webp (2).jpg


此外,融资成本近三年也持续上升,从2017年的2467.1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4113.5万元,增长了66%。

从现金流量表来看,近三年,中邦园林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改善,数据连续两年为正。变化最大的是融资活动所得现金净额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净额,截至2019年末,中邦园林融资活动所得现金净额较2018年增长687%至6443.8万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净额也增长128.8%至1810万元。

640.webp (3).jpg

得益于上述两个指标的大幅增长,2019年末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7361.5万元,同比增长33%。


不过,手上增长的现金还是不能覆盖短债,且缺口巨大。

截至2019年末,中邦园林债务总额为4.95亿元,其中一年内或要求偿还的债务就达4.2亿元,约为同期债务总量的84.8%,现金短债比为0.18。
 
PPP模式利与弊

乐居财经通过查阅招股书发现,中邦园林资金紧张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贸易应付款难以及时回款,而这与其业务中的PPP模式有关。
 
中邦园林承接业务的模式包括传统模式、EPC模式以及PPP模式。PPP模式是一种政企合作模式,企业作为社会资本方和政府共同设立项目公司,并通过项目公司实现对PPP项目的投资、融资、建设、运营等功能。该模式如今成为国内园林行业生态建设项目的主要推进形式。
 
但PPP模式也决定了园林企业不仅需要在前期垫资,同时,由于政府部门繁复的内部结算程序,导致回款周期较长,园林企业的应收账款出现持续增长。
 
在中邦园林的收入结构中,近三年来自公共部门实体的占比分别为97.3%、98.7%及82.5%,同期PPP模式确认的收益占比为51.5%、50.8%、29.6%。至2019年末,中邦园林PPP模式下有4个项目,该等项目未完成合约的总结余为3.73亿元。

640.webp (4).jpg


2017-2019年,中邦园林的贸易应收款项及应收票据余额分别为4.8亿元、5.89亿元及5.86亿元,占总资产约40.74%、39.6%、34.25%;同期其平均贸易应收款项及应收票据的周转天数分别为252.5天、248.2天及249.3天。中邦园林解释称,主要是公共部门实体延迟结付款项所致。

 
从账龄来看,中邦园林的贸易应收款项账龄超过一年的占比也较大。经统计,2017年-2019年,中邦园林一年以上的贸易应收款项项占比分别是56.54%、47.48%和46.3%。而截至2019年末,在中邦园林1年以上的贸易应收款项账龄中,3-4年内到期的占比最大,为19.3%。

640.webp (5).jpg


回款缓慢,中邦园林只能举债维持运营,进而导致资产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2017-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6.99%、77.19%、76%。
 
资金匮乏、负债率高之下,中邦园林现下最迫切的一步就是如何熬过寒冬。通过港股上市融资“补血”这一条路,从在招股书失效第二天马上重新提交的行为可见,中邦园林并不会轻易放弃。


  相关推荐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        |